折叶zy

平面摄影师。

基三小段子x盾哥和军娘的逗比日常

1.军娘:你怎么这么脆你是苍爹吗!

盾哥:你欺负我刚成man年ji- -

2.军娘:卧槽我怎么又卡了…你别开盾舞!

盾哥:……- -哦

3.军娘:诶你别乱跑,来点我跟随,跟我跑

盾哥:……我也想,你起开点我开个盾舞- -#

4.军娘:噫这个人,你过来咱俩插个旗→_→

盾哥:蠢拒【淡然点了拒绝】

军娘开着黄叽小号让盾哥帮忙清怪。

5.二少:卧槽你快点我又拉了一群怪…要死啦——

盾哥:你别乱跑……

二少:我不跑就死了阿QAQ

盾哥:……你跑着我怎么开盾舞……

6.二少:诶呦卧槽这哪俩撒比怎么跑这抢怪来→_→

盾哥:……来你起开我卡她们掉线。

7.二少:诶行了30个了,诶呀带着苍爹刷级就是爽,行了我去交任务你在这等我哈~

盾哥:嗯。

8.盾哥在等黄叽去交任务回来的时候无聊在附近乱转,俩人开着语音通话:诶这有个人。

二少:啥?

盾哥:哦这有个小瀑布,底下有个人在打坐。

二少:是不是大师?

盾哥:好像不是,有头发,我看看…诶蠢咩。

二少:……诶呦道长😂

盾哥:这个逼装的可以hhhhh

二少:来截图截图!

盾哥:嗯,诶他跑了,诶没跑,卧槽这个道长😂

二少:咋了?

盾哥:hhhhhhhh他说好爽

二少:卧槽好丧病😂

盾哥:hhhhhh是在下输了

二少:😂你闭嘴你笑声好魔性

9.盾哥:你人呢……

二少:QAQ我…又摔死了……

盾哥:……484撒

二少:都是被你带蠢了哼→_→

10.【两个人在扬州做七夕任务】
军娘:来跟我跑……卧槽我好卡——
盾哥:我网卡都没你那么卡。
【军娘因为卡所以跑得忽左忽右】
盾哥:诶呦你这风骚的走位哈哈哈哈哈哈哈
军娘:你走→_→
【回去交任务的路上】
军娘:这卡的……来上马。
【于是双骑】
盾哥:……这匹马在也在风骚地走位……
军娘:为什么马也是风骚……
盾哥:【OS:只有你能用风骚形容么😂】哦这匹马在奇怪地扭动。
军娘:你走→_→
盾哥:hhhhhhhhh
军娘:hhhh你闭嘴这笑太魔性hhhh
【只是改了最后一个】

#师徒10题#

#师徒10题#

注:()和〖〗中为话外音,那么,开始吧

1

徒:师父父(≧▽≦)刚刚看到师父父正脸了//////帅哭了!男神正面上我//////

师:【喷茶】噗唔咳咳咳…咳咳,徒儿,“有劳”梗,约?

徒:【惊喜万分】约约约!!师父父摸摸大//////

2

徒:师父父QAQ那几个人好可怕QAQ求解救

师:【淡定茶】啧,这几个都抵不过的话,出去别说是我徒弟。

徒:QAQ师父父你好狠的心

3

徒:师父父……这几个人太……我撑不住可能要先走一步了……以后不能孝敬师父了……求其他图授权orz

师:【淡定地放下茶杯】授什么权,随便用。谁敢欺负我徒弟,嗯?想死了还是活够了。

4【师父因袒护徒弟多次被挂】

徒:QAQ师父父最近那帮人闹好凶啊,别再护着我了,我去跟他们撕!小爷也不是好欺负的!

师:【一贯温和地笑】让他们闹,小爷要是这都应付不了干脆别混了。

5

【群里】

徒:我跟你们说我师父父特别帅,追我师父的人一堆堆的!师父父的魅力+男友力简直Max!

众:woc这么花心简直就是祸害有没有考虑cp的感受!不要脸!blablablabla……

徒:卧槽我师父父可专一了你们别瞎说!

【然人微言轻,终是不敌,师娘(爹)找到师父(做了什么你猜x)徒弟跟师父道歉】

徒:师父父我错了,我我我不该乱说话的【万分自责】师父父师娘不会不理你了吧〖不会,你师爹只是把你师父父这样那样了xx〗QAQ都怪我……

师:【有气无力】没事,以后长记性……

6(徒弟初三,师父高二)

徒:师父父我我我不会写人设了怎么办QAQ现在都2点(凌晨)了,明天不对是今天就要交了,作业还有一堆怎么办QAQ14141414

师(秒回):人设什么要求,你先写个大概我帮你扩字数,还差什么作业

徒:【人设格式要求xxx】还有作文QAQ物理化学选择填空……

师(不是秒回但也神速):拍照过来,流量要是不够我给你充话费,手机充上电,音量调大,网关掉,明早再开,记得看Q,我叫你起床,放心去睡,安

徒:[图片][图片][图片][图片]∑好的师父父安安么哒

【早晨6:05】♪蠢徒儿快接电话,不然,不要你了呦~→专属铃声你懂的

QQ消息:

2:12【人设】你看下

3:31物理化学答案[图片]错了不管

4:58作文.doc

6:06[窗口抖动]起了没

6:09扫描件1.pdf物理化学的过程,不知道你用不用

通知信息:xxxxxxxxxxx为您充值50.00元,请您关注账户余额变化。

徒:!!!蟹蟹师父父我爱你辛苦了么么哒很困了吧?快去睡吧!

师:还有时间赶紧补一下。

【前方高能预警,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】

7

很多年后的一天,长大了已经工作的小徒弟收到一份快递,寄件人一栏是师父的圈名。他签收了,体积不小却不算重的一个纸箱,拆开包裹,里面是几套c服,几盒明信片,和一个盒子,盒子是装手机的,就是买手机时装着配件的那种,他打开盒子,里面的手机,充电器,耳机,说明书,都是用过的样子,尤其是手机,看得出用了很久。他放下手机去翻了翻几盒明信片,只有一张上写着字“看手机,记得明信片上别沾水,钢笔可禁不住~”然后是落款。于是他给手机连上充电器开了机,戴上耳机,锁屏上是手机绘图软件写的字“点音乐 播放”于是点开音乐,进度条在00:00,给蠢徒弟的话……什么鬼,弄得跟致家长的一封信似的,职业是小学班主任的他在内心这么吐槽着,轻触屏幕按下播放键,耳机中流出师父温柔的声音:“蠢徒儿~好久不见,想我没~”想,每天都想“阿,其实说起来,我们没见过呢。不过嘛,很可惜,以后大概见不到了。”…什……什么?!“诶,不要太惊讶么,不过没错,就是你想的那样,就是那种,当你听到这段录音的时候,我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。很狗血是吧,我也是这么想的,然而那并没有什么卵用,事情已经发生了,哈哈。”笑什么啊……“很抱歉,说好了不淡圈的,这次,恐怕是要强行退了吧。反正我也是个长弧怪,没人怀念我的吧,唉,可惜那些扩关系的人了。”我…想你……“好了不说太多了,手机就交给你了,可以让他,活下去么?”很莫名的一句话,但是他懂了。好,他这么在心里回应了,尽管那人再也听不到他的回答。静默良久,好像录音已经停止,他没有看屏幕,却知道他还没说完,“阿,还在听么,忘了说…啧,还没对人说过呢,徒儿,么么哒~”声音一如既往的苏,这次却让他想哭。“记得明信片上的话么?”录音结束,自动随机播放,是他录的《这一路走来》。水…让我不要哭么……啧,你这混蛋。

8

他继承了他的一切,却永远成不了他,他没再碰过自己的帐号,也没再有过情缘,无论三次还是二次。

9

他有一个他认为世界上最好的师父,也曾听师叔说他有个刻称得上世无其二的师祖,却没听师父提起过,他不知他为何不说,不过,他不愿说,他便不问。

10

他不知道,当他的师父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,曾有一个格外出色的师父〖无论胆识修为智谋亦或是担当,于我看来,时至今日,仍不做第二人想xx〗,在那是的他看来可谓无所不知无所不能。“没有见面礼,不会怪我吧?”看着那温柔的笑颜,小小的他微红着脸拼命摇头,“噗,好可爱~”那人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,那掌心的温度他到死都记得。后来,他就再也没见过他的师父,拜师礼和见面礼再没有了送给对方的机会,他却再也没有拜过其他人。

——完——

咳最后终于没忍住自己吐了个槽,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喜欢自己师父这种事情是〖会〗师〖传〗承〖染〗x

黄少天看着面前的三个人觉得自己看到了3个颜表。

o_O

^_^

=_;=

黄少天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,怎么以前没人告诉他其实王大眼也是个心脏的→_→


中午去吃饭看到菜单于是……

#喻黄小段子#【伪x

黄少天和队长出去吃饭,一脸悲伤地看到队长在菜单上印着葱油秋葵的一页笑得各种苏。

“队长……”能不能赶紧把这页翻过去……

黄少天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

喻黄小段子x

【夜雨声烦】

开屏高能

【索克萨尔】

少天变孔雀了

【夜雨声烦】

并没有

【索克萨尔】

↑↑↑开屏

【夜雨声烦】

队长公孔雀开屏是发情的意思你确定??

【索克萨尔】

……想想也是挺带感的

由旅途故乡开的脑洞……语c对戏,好久以前的了,重发

瞳十二→转世梗【瞳】

【十二】【走在人流熙攘的街道上,面上带着偃镜,全然不顾旁人诧异的目光】(江陵古都……这里,与上次来时并无多少不同,可为何有种奇怪的感觉……)【漫无目的地走着,不知不觉走到一处巷道里,一名男子映入视线】(此人好像……瞳大人!虽还是少年模样,但眉宇间不变的清冷告诉自己,此人便是瞳大人。)【走上前,压抑住内心的激动,尽量平淡的开口道】这位......小友。我看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,故生出结交之心。不知小友意下如何?

【瞳】【驱动偃甲椅出了家门,出了巷子转入另一条小径,入目已是不习惯的热闹繁华,照常地忽视那些或同情或嫌弃的目光迎着有些刺目的阳光继续向前,不多时便转进了另一条冷清的巷子,不成想竟遇上了人,听闻人言心下不免有些惊讶,一只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,感觉来人并无恶意,便浅笑道】阁下不嫌我这残破之身?

【十二】【闻言轻笑】残破之躯?身体残疾,远远没有心灵扭曲可怕。这些年,我走遍五湖四海,看尽了山河风光,更知晓了人心之险恶。在我看来,小友虽身体残疾,却不为这纷乱的人世所扰,眼神清明。【转过身看向巷外人声鼎沸的街道】比外面那些四肢齐全却麻木无知的人,不知强了多少倍。【转身蹲在人面前】小友可要去何处?我送小友去吧。

【瞳】【听到“眼神清明”阖眼伸手抚上眼罩淡淡摇头,自记事以来,身边人都说目盲是因前世作孽太多,因而将自己视为不祥之人,未曾想这人竟丝毫不介意,敛去面上有些惊异的表情恢复常态,心下已认可了此人】多谢阁下开解,我本想四处转转,既遇到了阁下,不如前往茶楼一叙?【顿了顿又开口】还未请教阁下姓名?

【十二】姓名?许久未曾与人交谈,倒忘了这些礼节,小友莫怪。自我介绍一下,在下十二,是龙兵屿烈山部族的祭司。【暗暗观察着面前之人的神色,发现他似乎对龙兵屿等词有些反应】(瞳大人的转世 似是并没有完全忘记前世之事 如此…甚好)【继续开口说道】我有一个故事想要告知小友,茶楼人多眼杂而且……【指指自己面上的偃镜】我这怪异的装扮,似乎不适合去那里。小友若信得过在下,便由在下推着小友去个地方,我们边走边谈可好?

【瞳】十二?这名字倒是有趣。【这样说着,却忘了介绍自己。微微眯眼,恍惚中不知为何脑海中似有什么悄悄萌芽,似乎也是一个午后,身后也曾站着这样一个戴着偃镜,笑着递上一杯热茶的少年,思及此处不由淡淡牵起唇角。龙兵屿…未曾听过的名字却有些熟悉的感觉。将心神唤回,略略思考人言也觉自己思虑不周,掩唇轻咳一声道】自是信得过,我想听听这故事,这便动身吧。

【十二】好。【闻言 默念法咒施展密术  推着偃甲椅进入空间隧道】此乃我烈山部空间传送之法,小友勿惊。【见人脸上完全没有惊慌之色  暗道自己多言】烈山部人原生活在北疆上空的流月城,那里终年寒冷,与世隔绝。烈山部人体质特殊,不能过度接受浊气,然大地浊气日渐浓郁,虽高居上空,烈山部人仍是无法逃过浊气侵蚀。上一任大祭司沈夜之徒谢衣试图割裂流月城外结界寻求解决之法,却被心魔砺罂乘机进入流月城。沈夜与砺罂结盟试图以心魔之力使城民不再害怕浊气,而心魔的条件则是让沈夜用矩木枝帮他吸取下界的七情六欲。此事终为下界修仙门派所不容,而流月城也确实命数将尽。那一战,高阶祭司战死无数,大祭司沈夜以身殉城。【低头看向偃甲椅中之人  见人陷入沉思之中,出声询问道】你,可曾想起些什么?

【瞳】【阖眼听着人讲述的事,本应觉得匪夷所思不可置信的事竟从心底泛起一种回忆独有的熟悉、悲凉和沧桑感,脑海中甚至浮现出了些许片段画面,像是自己很久之前经历过的事情,久不被提起,偶然间听到,不可避免地有些怀念和感慨。为什么这些事…我们之前认识?心下疑惑着却不表现在脸上,正巧听人问起是否想起什么,心中的疑惑更深,难道我本是知道这些事情的?微蹙眉道】不曾,为何有此一问?【本未指望人的回答,复又面无表情道】接着讲下去吧。

【十二】【闭眼陷入回忆之中  缓缓开口道】十二,并不是我的本名。我,是名活傀儡,十二是我的代号,隶属七杀祭司瞳。【抬手抚上偃镜】这双眼睛,便是他赐予我的。他死前与我说,让我用这双世间最明亮的眼睛,替他看尽山河风光。或许,早在他造出我之前,就已经预料到流月城的结局,预料到他自己的结局。【推着偃甲椅慢慢走着,不再开口说话,直到眼前出现一片光亮。】到了,这里,便是龙兵屿。我方才所讲,你当真,一点印象也无?

【瞳】【听人带着些失望的语气,阖眼,脑中响起两个声音:“……傀儡就该有傀儡的自觉,不要自作主张。”“……可是,属下……”“去吧,去替我们看看那广袤河山……我造出你,给你一双世间最明亮的眼睛……别让我的心血白费……”然后便是一片黑暗】呵…原来如此。【再睁眼,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温和笑意】我最得意的作品,如何能忘?【伸手摘下人脸上的偃镜,对上视线】十二,我回来了。

【十二】(终于......想起来了)【单膝跪地 手扶肩 低头行礼】瞳大人,欢迎回家。